当前位置: 首页 铁矿石 正文

着力推进结构性改革 努力促进钢铁行业提质增效转型升级

发布时间:2016-01-12    来源:世界金属导报

110-11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6年理事(扩大)会议在京召开。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张广宁作了《着力推进结构性改革努力促进钢铁行业提质增效转型升级》的报告。

张广宁在报告中指出:刚刚过去的2015年,我国经济遇到了很多困难和挑战,经济增速有所回落,但经济的基本面没有改变。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钢铁行业发展阶段出现了新的变化,由原来的增量发展阶段向减量发展阶段过渡,由原来的规模扩张阶段向集约高效发展阶段过渡,主要表现在以下四点:

一是钢铁生产与消费进入峰值区,市场供大于求矛盾异常突出。从历史数据看,2013年是粗钢表观消费峰值年,2014年是粗钢产量峰值年。2013年粗钢表观消费量同比增长7.1%2014年同比下降3.3%20151-11月份粗钢表观消费量6.45亿吨,同比下降5.5%,我国粗钢表观消费量进入峰值区的特征明显,市场需求大幅增长已成历史,今后若干年粗钢表观消费量将在一定区间内波动,总体呈缓慢下降趋势。

二是钢材价格过度下跌,难以通过降成本完全消化。国内市场钢材价格已经连续多年下跌。2015年末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下跌至56.37点,同比下降32.16%。虽然铁矿石价格大幅下降,但是远不能弥补钢材降价损失。20151-11月份进口铁矿石平均价格每吨同比下降260元左右,折合吨铁成本下降416元左右,而钢材平均结算价格每吨同比下降794元,之间的差距难以通过降本措施完全消化。

三是钢材出口增长,持续增长难度加大。1-11月份,我国净出口钢材折合粗钢9390万吨,同比增加2057万吨。我国钢材出口增长一方面是由于国际市场钢材需求拉动,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我国钢铁产品的国际市场竞争力在不断增强。但需要注意的是,随着出口环境不断变化,反倾销案件多发,许多国家采取限制措施以及国内外价差逐步缩小,出口难度不断增大。

四是全行业效益严重下滑,企业经营异常艰难。1-11月份,会员钢铁企业亏损531亿元,亏损面50.5%,亏损企业产量占会员企业钢产量的47.38%;盈利前10家企业合计盈利110.48亿元,同比下降46.03%;亏损前10家企业合计亏损494.97亿元,是上年同期亏损额的11.88倍,表现为盈利企业盈利能力下降,亏损企业亏损程度加剧,整体形势进一步恶化。

面对如此严峻的行业形势,广大会员企业不等不靠,外拓市场,内降成本,苦练内功,发挥优势,努力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做了大量扎实有效的工作。

一是大力推进市场开拓。很多企业学习宝钢开展EVIVAVE技术营销服务,前期介入产品的开发、设计,提供定制化产品和服务,加快由生产商向生产服务商转变步伐。沙钢、普阳等企业紧密跟踪市场形势,准确把握品种、价格、库存等市场信息,研判未来发展趋势,超前把握市场节奏。

二是高度重视降本增效。宝钢瞄准国际先进企业为预算标杆,努力寻找差距,聚焦改进点,在主要钢铁单元之间开展跨厂际同工序对标竞赛,引导各单元生产经营和操作维护指标不断优化提升。华菱、山钢、太钢、渤海钢铁开展全方位对标,动态找差距、系统推进挖潜创效。建龙集团通过定目标分责任建机制降本增效,前三季度创效超过20亿元。

三是加大资金风险管控力度。

企业充分认识到资金链安全的重要性,采取各种措施保障资金安全。河钢以新增贷款为零作为红线,发挥集团化运作优势,

实现了贷款规模、财务费用持续下降。沙钢充分发挥财务公司综合金融服务功能,创新融资手段,积极推进资本运作。

四是努力推动发展模式创新。

南钢聚焦主业推进两化深度融合开展智能制造,柳钢打造优势品牌和区域竞争力,鞍钢着力打造智慧矿山,在矿山企业率先实现了云计算,促进了整体效率的革命性提升。立恒、建邦等钢铁企业开展区域合作,统一原燃料采购,采购价格互认,议价能力增强;陕晋川甘四省18家建筑钢材企业自发成立协调机制,通过加强对标交流提升经济技术指标,主动控产稳价抱团取暖,强化自律推动良性发展。

张广宁认为,造成钢铁行业如此困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表现最突出的,也是单靠企业自身无法解决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市场需求下降,产能过剩矛盾突出。目前我国粗钢产能约为12亿吨,受发展惯性及前期新建产能逐步释放影响,产能增加明显。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单位GDP对钢材的消费强度将会进一步下降,在今后较长一段时间,消费量将结束持续上升的趋势,总体进入下降通道,产能、产量、需求严重失衡成为突出矛盾。

二是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

我国钢材市场北材南运的问题仍然突出。1-11月份,会员企业钢材产量中华北和东北地区产量占比接近50%,而当地消费量不足27%,华东和中南地区是钢材净流入地区。同时,品种结构性问题更加突出,去年下半年以来,板材价格指数已经低于长材价格指数,12月末板材价格指数降至56.79点,同比下降33.27%,长材价格指数56.92点,同比下降31.18%,板材价格跌势更猛,说明板材产能、产量过剩更为突出。一些高技术含量产品价格下降剧烈,热轧板卷、冷轧薄板、镀锌板跌价幅度均高于普通钢材,传统的高附加值产品优势尽失。

三是企业退出机制尚未建立。

近两年出现了亏损严重的企业一度停产,有的企业想退出,但是企业退出通道没有打通,退出机制没有建立,退出政策仍然缺失,有些地方政府出于地区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考虑,仍要求企业维持生产;有的企业资金链已断裂,成为了僵尸企业,仍然退不出去。

四是不公平的市场环境加重了恶性竞争。除缺乏有效的行业自律以外,企业反映最多的就是缺乏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主要表现在一些企业采购、销售不开发票,各地不同程度的存在假冒伪劣产品充斥市场,扰乱市场秩序;有些地区在环保、安全、质量、财税、土地、用工等方面的执法尺度不一、行政监管不严,对假冒伪劣产品打击力度不够;有的地区明确要求使用本地钢材,存在地方保护政策,影响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对于当前钢铁工业面临的形势,张广宁认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大创新,是适应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综合国力竞争新形势的主动选择,是适应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必然要求。

当前,全球经济复苏缓慢,经济走势偏弱,国内经济持续降速,结构调整逐步深入,对钢铁行业将产生深远影响。要辩证地分析当前形势,一方面经济增长降速以及结构优化对钢材的需求强度下降,对钢材消费拉动作用减弱带来的影响不可低估;另一方面我国近期7亿吨左右的粗钢表观消费量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并且随着十三五规划以及《中国制造2025》的有效实施,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不仅对钢材产品质量和档次提升带来了机遇,还将创造广阔的新市场和新需求。钢铁行业仍然处于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只是内涵发生了深刻变化,正在由过去加快发展速度的机遇转变为加快发展方式转变的机遇,正在由原来规模扩张的机遇转变为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的机遇。

钢铁行业要坚持创新、减量、协同、绿色、智能的发展理念。创新是解决钢铁行业发展动力问题。依靠规模扩张的发展方式已经不能适应当今国内外发展环境,必须转向依靠创新驱动,才能实现钢铁工业转型升级。减量是解决钢铁行业产能过剩问题。只有降低钢铁产能与产量规模,压缩企业数量,规避过度生产和恶性竞争,钢铁企业才能走出当前困境。协同是解决上下游产业间利益分配问题。实现上下游产业间资源整合、利益共享。绿色是解决企业与城市、社会和谐共融问题。绿色循环低碳是发展方向,没有绿色循环钢铁企业将没有生存空间,更谈不上发展,先进典型企业的经验告诉我们钢铁企业完全可以与城市共融。智能是解决制造水平由中低端迈向中高端的问题。推进两化深度融合,钢铁行业有希望率先迈入中高端制造水平。

张广宁强调,钢铁行业要以发展理念转变引领发展方式转变,以发展方式转变推动发展质量和效益提高。

转变发展方式,就要摒弃依靠投资驱动的发展方式,转向依靠创新驱动发展。过去及当前企业主要通过投资新的产线来丰富和完善自己的产品结构,立足于现有产线实现品种结构优化升级的力度不够,这实质上还是注重的发展,还是铺摊子上项目,而且当前庞大的产线投资还为企业带来了沉重的财务负担。钢铁企业应立足现有装备优势,加大产品开发和应用推广力度,巩固并强化基于品种细分的市场优势细分,突出本企业的品种特色和品种优势。同时,要紧紧抓住《中国制造2025》将在钢铁产品需求结构、品种研发、智能化制造以及用户服务等方面给钢铁产业转型升级带来的新机遇,通过加大产销研用的融合,更加贴近新市场,在产品调整的同时,调整客户群。

转变发展方式,就要摒弃依靠规模扩张的发展方式,转向减量发展。钢铁企业依靠规模扩张快速发展的市场环境已经发生转折性改变,今后的发展将是减量发展,既包括产能和产量的减量,也包括企业数量的减量。要通过市场倒逼、机制引导、法律约束、政府推动实现低效、无效产能有序退出,有效化解过剩产能矛盾;通过行业自律协调实现产能有序释放,市场供需基本平衡;通过推动企业兼并重组以及打通企业退出通道,完善企业退出机制,实现企业数量减少。

转变发展方式,就要改变单纯依靠自身的发展方式,转向产业链协同发展。当前钢铁全产业链运行出现问题,表明产业链结构调整势在必行。产业链结构调整的实质是产业链上下游产业间资源和利益的整合,突出表现为钢铁行业从向下游要利润转变为与下游行业共享利润。基于产业链整合,钢铁企业要运用互联网+”来突破用户个性需求多样化与钢铁生产规模经济相矛盾的瓶颈,促进用户个性化需求与钢铁生产规模经济的协调发展;改造钢铁产业链不仅体现为钢铁企业营销模式的变革,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让上下游产业间的大企业集团形成供应链关系,实现按需创新、按需生产、按需订制物流方式,实现合作者间的共赢。

转变发展方式,就要由钢铁产品制造商,转向智能制造服务商。唯有向智能制造服务商转型,才能支撑中国制造迈入中高端。从制造服务,不仅是一个概念的转变,更是发展方式的转变,做到这一点,一方面要推进两化深度融合,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信息技术实现智能制造高端服务;另一方面要有质量和品牌意识,能够为客户提供优质、稳定、满足用户个性化需要的产品,并通过产品设计与前期介入,为用户提供专家式的深入服务和一体化的全面解决方案,挖掘产品最大价值。

转变发展方式,就要毫不动摇地坚持绿色发展。环保一票否决制也将成为新常态,钢铁企业要高度重视环保倒逼企业淘汰落后,不断提高污染防治水平,从思想上树立遵法、守法的意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加大环保资金、设施、技术等方面的投入,不心存侥幸,不踩红线,不越雷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