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衍生品助钢企另辟蹊径

发布时间:2016-01-06    来源:期货日报

    传统经营之路遇阻

    老马是一名货车司机,常年给唐山地区的一些钢厂拉货。在钢铁行业还景气的时候,他去钢厂拉高炉水渣,自己要掏钱向钢厂买货,拉完之后除去运费每吨还能够赚70—80块钱。

    “现在钢厂就算把运费倒贴给我,我都不想干这活了。”老马向记者大道苦水。而这仅是钢铁行业不景气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期货日报记者近日赴“钢铁重镇”——唐山调研,当地钢企人士反映,目前钢铁行业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即原料与钢企盈亏已经没有太大的关系,即便原料倒贴给钢厂,钢厂也还是赔钱的。

    “这个‘怪圈’到底会让多少钢铁企业倒闭,我们不得而知,但钢厂关停的现象才刚刚开始,更糟糕的局面很快会出现。”有钢企人士做出如上的判断。

    现金流“保卫战”

    去年,螺纹钢铁矿石两个品种似乎在比赛谁跌得更快。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的价格由2015年年初的高点2600元/吨左右,跌至最低的1600元/吨左右,跌幅38%,而铁矿石期货也“不甘落后”,由去年年初的500元/吨跌至最低的282元/吨,跌幅43%。

    “现在80%—90%的钢铁企业在为银行打工,而且我们还都乐此不疲。”河北地区一位不愿具名的钢企人士调侃道。他表示,虽然钢厂在赔钱经营,但这种赔钱的买卖却停不下来,这是整个行业面临的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

    据介绍,继2014年出现大幅盈利之后,2015年前8个月钢企还能勉强维持生产,但到了9、10月份,随着钢材价格的快速下行,很多钢铁企业几乎把之前的利润都吐了回去。

    “由于持续亏损,现在螺纹钢的供应已经收缩了,后期估计还会出现进一步收缩。”国丰钢铁采购部期货业务处处长周耀臣告诉期货日报记者。鉴于此,他认为,今年铁矿石还将维持低价运行,运行区间将会在28—52美元/吨。

    山西建邦集日照玛雅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东认为,目前钢材价格已经跌至1600元/吨,今年1月份这个价格还不一定能守得住。在他看来,钢厂最要紧的事情是保现金流。“目前只有少数几个企业现金流是较好的,95%以上的钢厂现金流都堪忧。”李东告诉记者。

    据了解,目前钢企保现金流最普遍的做法就是降库存。李东称,现在山西地区钢企的铁矿石库存只有3天用量,而焦炭的库存还不到1天用量,甚至是以小时来计。另据记者了解,目前唐山地区的钢厂铁矿石库存最长也没有超过半个月用量的,而以前的库存周期是40—50天左右。

    李东介绍,目前国家明令禁止企业做转口贸易,企业又少了一个融资渠道。“在此背景下,企业只能一个劲地去扩大钢材的销量,这样就把价格压得很低。在这种恶性循环没有得到根本解决的情况下,钢材的价格根本没有底,1500元/吨甚至1400元/吨都有可能。”李东悲观地称。

    期现结合彰显“魅力”

    记者调研了解到,目前不少钢企希望借助金融衍生工具脱困。据唐山地区某钢企人士介绍,前几年唐山地区的钢企对期货普遍存在一种抵触心理,但现在这种心理正逐步地消除,企业开始积极主动地去“拥抱”期货工具。

    河北敬业钢铁就是其中一家。据敬业钢铁金融办公室业务经理闫艳潮介绍,铁矿石期货上市之后,公司的热情非常高,专门拿出一笔资金做套保。但是,由于当时对铁矿石期货研究不够,期货操作人员与采购部没有进行充分的沟通,同时企业期货部和采购部的“盈亏”分别考核,套保没有做到期现结合,他们最初的尝试不是很成功。

    不过,经过近两年的探索,敬业钢铁的套保操作也逐步走上正轨。“我们现在严格按照套保的思路做,主要是为了规避原料或产成品价格大幅波动的风险,稳定企业利润。”闫艳潮告诉记者,他们套保的品种主要是铁矿石、焦煤焦炭和螺纹钢等黑色系品种。

    “我们还在不断地完善铁矿石的库存信息,了解铁矿石交割流程,同时加强与其他兄弟钢厂的交流,不断地提升我们的期货操作水平。”闫艳潮说,目前他们的期货业务团队在操作过程中具有比较大的自主性。“以前老板对期货业务干涉的比较多,现在老板给了我们更大的交易权限,我们期货部的操作也变得更灵活了。”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李东所在的山西建邦集团正在探索多种模式结合的方式。如工贸结合,即钢厂的生产与其贸易公司的业务相结合,这也是目前钢企普遍采用的一种做法。

    李东介绍,比如他们有10万吨的贸易矿到港,他们可以先卖掉2万吨,然后用这些资金到期货市场给剩下的8万吨铁矿石做期货套保,待钢厂把这8万吨铁矿石用完,他们再把相应的头寸平仓。

    “一般情况下现货格跌30—50元/吨,期货价格也会相应下跌,进行铁矿石期货套保后,我们便不再害怕价格下跌。”李东告诉记者,今年没有采用工贸结合模式的钢企,在原料上都会出现比较大的亏损。

    “今年矿价跌速太快了,钢企的矿石库存又大,根本来不及抛货,而如果工贸结合,他们用不了的库存可以加速流转,铁矿石期货则是管理库存最好的工具。”李东说。

    周耀臣对此表示认同。他告诉记者,目前存活下来的铁矿石贸易商乎都利用期货进行套保,钢企若不利用期货工具将会变得很被动。“前几年钢企还能够靠大批量的采购向贸易商提一些折扣上的要求,现在像嘉吉和嘉能可这样的大型贸易商套保做得非常充分,在铁矿石价格下行的时候,他们并不急着出货,而在价格企稳的时候他们又可以控制货源。”周耀臣说。

    在期货上操作比较成功的沙钢团,目前也采用了工贸结合的模式。沙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谦此前接受期货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集团的长协矿有一部分就是通过贸易公司做套保。“长协矿落地之后,我们可以卖给集团企业,也可以卖给外部企业,这样就起到了调节器的作用。”沈谦说。

    在李东看来,无论是做贸易还是做钢企经营,有好的模式是最重要的。“将来做得好的企业必然会是那些有好的销售渠道又有好的经营模式的企业。”

    部分钢企试水场外期权

    除了利用期货套保之外,目前部分钢企也在尝试利用场外期权套保。“为了让采购更加精细化,我们当地的企业正在逐步探索场外期权这方面的套保操作。”周耀臣告诉记者。

    “从钢铁产业角度来讲,场外期权门槛要比期货更低一些。”周耀臣说,“用期货套保,钢铁企业还要天天想着怎么样去调仓,考虑什么时候加减仓,用期权做套保就不同了,比如做欧式期权,到最后一天行权就可以了。”

    不过他也提到,用期权套保还涉及权利金的问题,比如钢企做一个螺纹钢买入看跌期权,同时做一个近月铁矿石卖出看跌期权,钢企买入螺纹钢看跌期权付出权利金,而卖出铁矿石看跌期权获得权利金。若按照当前的平值,两个月后行权的铁矿石权利金大约在5.9%,螺纹钢的权利金大约在3.5%,而现货市场则动辄15%以上的波动,这样对冲一下,其实钢厂的权利金支出是很少的,而且风险也可控。

    此外周耀臣还表示,利用期权给钢企套保也面临一个问题,即账目处理很复杂,比如权利金如何去定义,它的性质是什么。

    “用于期货套保的保证金结算后还要回到钢企的账本当中,而权利金是一种保费性质,实际上就是服务费,比如套保10万吨铁矿石,按5.9%的权利金计算,也是一笔不小的服务费用,审计这一块不好通过。”周耀臣告诉记者。

    他表示,正是因为账目处理很复杂,所以钢企利用场外期权做套保一直比较难推动。与此同时,目前钢企对期权这种新的风险对冲工具也比较陌生,参与的自然比较少。此外,目前期权做市商及对手盘承载量较小,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期套保的规模。

     尽管存在诸多的限制因素,但在周耀臣看来,利用期权套保为钢铁企业提供了新的渠道。“虽然现在钢企利用期权套保还比较谨慎,但我们会一步一步来,随着期货套保工具功能逐步发挥,相信国内钢铁企业最终会接受多种套保模式并存的方式。”周耀臣说。